断线飞蛾

不嗑cp了cnm

如何成为一个怪物

如何成为一个怪物
卜岳👿洋灵(也有可能是灵洋
怪物凡x作者岳
我永远写不出别人那么多字,很bad

李超和李振洋从小就生活在孤儿院听的最多的睡前故事就是护工讲怪物吃人的故事
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不听话就会被怪物抓去吃掉。”
幼年被抛弃的他们每次听到这些话,都会被吓的睡不着,他们不敢哭,因为这样会被护工阿姨关进小黑屋。他们挤在一张床上互相抱住对方互相发抖的身体,看着窗外的天空发抖,直到天亮。
怪物带来的恐惧伴着他们度过了童年时期,直到如今,就当他们以为自己要成年了不可能被人领养的时候,院长笑着告诉他们他们被领养了,他们被带过去剪了头发,好好洗了一个澡,换上了还算干净整洁的衣服去见领养人。领养他们的是一个男人,笑起来很好看的男人。
男人看着他们笑,带他们买了衣服鞋子,带他们去吃好吃的餐厅,还带他们脱离了那个阴暗的孤儿院,男人说他叫岳明辉,今年26了,李超应该喊他叔了。
他们度过了一个还算愉悦的一天,最后回到了家,一个郊外的小别墅,旁边没有什么房子,感觉脱离了人世的感觉。岳明辉带他们去了自己的屋子,干净明亮,有着宽敞松软的床,明亮的电灯,也没有孤儿院里那种腐烂的味道。
“你们好好休息吧,我还有工作要忙。”岳明辉帮他们领着行李—一个小小的行李箱,里面是李超的小恐龙睡衣和李振洋的绿巨人玩偶。“浴室在你们房间隔壁,我们明天带你们去郊外玩”
李振洋看着男人温和的眉眼,冷冰冰的问他“为什么要领养我们,我们两个都这么大了领养了有什么用。住在这个郊外,你太不正常了。”
“我是一个作者,住在郊外是为了更好的创作,但是一个人住太孤独了”岳明辉倚着门框“我一个人住在这,太孤独了。没有人和我讲话,跟你们生活我会变得有趣一些”
“那你大可以找一个女人和你一起生活,你们可以结婚生一个孩子。你的条件很好”李振洋走到男人面前,他比男人高将近一个头
岳明辉看着这个孩子警惕的不行,忍不住笑了,他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把嘴凑到李振洋耳边,湿润的热气哈在耳畔“但是……我对女人没有感觉,明白了吗”李振洋瞬间红了脸,把他推出门外吼“知道了你别来烦我们了!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岳明辉笑的十分放肆,笑的眼睛下面都有了细纹。李超坐在床边仰着头看着你们,嘴里含着岳明辉给他买的棒棒糖,他看了好久,他不明白为什么洋哥要这么生气,也不明白为什么岳叔笑这么开心。
过了好久,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拿出嘴里的糖很大声的问“岳叔!这里有怪物吗?”
“嗯……?”岳明辉愣了一下,然后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弟弟还在怕怪物这种故事吗?怪物这种东西暂时还没有发现,这种东西就是不可能存在的”,弟弟挠了挠头,嘿嘿的傻笑着不说话。
好不容易看着他们都洗完澡睡下了,关上门,岳明辉捏了捏今天笑了太多次有些泛酸的脸,慢悠悠的走去书房,马上就要交稿了,一个写西方灵异的作者竟然领养了两个孩子,怕不是疯了。
当他迷迷糊糊的关上书房的门的时候。窗外突然打下了一道闪电,轰隆一声炸的岳明辉一瞬间清醒了。禁闭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风吹起了白色的窗帘,闪电照亮了屋里的一切……包括蹲在窗沿的那个庞大的身影。岳明辉一瞬间从脚后跟凉到了天灵盖,他突然想到了那天的实验室,被杀死,破肚开肠的父母,就是这个人……大概可以称为怪物的东西蹲在他们尸体旁边狼吞虎咽。
又是一道闪电,又把他从回忆里吓了出来,他立马夺门而出,还没跑出两步就被领着衣领拽进了书房,“嘣”的一声关上了门。
走廊那一头被悄悄打开房门,一个小恐龙探出脑袋四处张望,李超看了半天也发现并没有什么之后有轻手轻脚的关上门,重新爬回床上,抱住他洋哥的腰嘀咕“岳叔咋了?今天不开心吗。”李振洋冷哼一声,握住他的手捏了捏“他就是一个神经病……不要管他”“我觉得挺好的呀……还给我买糖了……”“糖就把你收买了?好了快点睡觉小弟,不然怪物把你抓走了”
书房里,岳明辉被那个东西捂住嘴抵在墙上发抖,怪物恶狠狠的盯着他,嘴里的獠牙因为暴怒探了出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咬断面前这个人细白的脖颈。
捂着鼻嘴的手越来越用力,岳明辉缺氧变得意识模糊,怪物的面容越来越模糊,好痛苦,要死去了……
怪物看着男人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恨不得一把捏碎他的头盖骨“我终于……找到你了。”

小甜饼

今日吹岳
岳x你#岳我# [心] #岳岳pinkray# 
🍪小甜饼🍪
本高中女生写着写着流下眼泪,为什么没有这样的男朋友

岳岳这张照片真的很有少年感了
特别像你高中时的初恋男友 ,上完晚自习买了一根雪糕准备一个人回家,出了校门却看见他背着双肩包等你,一头黄毛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看你出来就骑到你身边抢走你的雪糕,看你急红了脸去和他抢,就把手把雪糕举过头顶看着你气急败坏的样(dbq175的我魂穿158的小萝莉),一边忍着笑一遍故作严肃的和你科普女孩子不能吃太多会有寒气以后不能给他生孩子了。说完就拆开雪糕吃了起来
边走边吃还一边和你抱怨你们学校老师有多变态,他今天又没有骑摩托车带着一帮小弟来接你为什么还要被骂委屈屈
你因为雪糕的事情生着气,没好气的说了一声活该,就从他的后座跳下来快步往前走,无视男生在背后唉唉唉的喊你,走了没几米从背后窜来一阵热风,他停下车就坐在座位上揽住你的肩膀与你接吻。
夏天燥热的天气让你快速的红了脸,你推开他拿手打他大骂他变态,他也红了脸,伸出带着佛珠却有花臂的那只手摸了摸你的头。
“快上来,赶紧送你回家不然妈又要着急”
“那是我妈老变态你喊谁妈呢”
“讲道理你应该喊我老公……唉唉老婆我错了骑车呢别扭耳朵!”

官方发糖猝不及防😨斋藤迷茫茫

糟糕情书—01

卜洋(含灵岳)
※无视错别字,故事线架空
※别刷其他cp,爱你们
※请包容我的文笔和错别字,日常无聊求你们和我聊天(变身,嘤嘤怪

2008年的北京冬天,昨天刚下过雨,柏油路上
结了一层冰,天空放晴,阳光照到路上远远看过去闪着银光,路上难得有几个人,艰难的小心翼翼的走着。
卜凡就在住路边那个又黑又冷还背光的小楼房的一楼里,趴在窗户边看着那条路。那条路闪亮的很,好像自己的坚持到现在的梦想,明亮又虚渺。
“凡子,我回来了”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飘着灰尘的光照了进来,这才看清了房子里的一切:那个矮脚的有些油腻的桌子上放着干净的碗筷,两个小板凳东倒西歪的放在桌边,桌上放着一个玻璃花瓶,里面插着两朵从小秀场拿来的玫瑰花,没有根的在水里无声的绽放着,除此之外就是一张破旧的双人床和一个大衣柜,床在窗户地下,衣柜就紧贴着床,衣柜旁边有个红漆脱落的门,打开就是一个有难闻味道的厕所,洗手台在阳台,整个房子又干净又狭隘,卜凡坐在床上,一米九二的个子缩在窗户底下,一张很贵的高级脸面无表情的盯着窗外,本来应该是一个突兀格格不入的存在,现在看来却和屋里其他东西一样矮小。
卜凡回过头看了看门口换鞋的男人,因为是刚从秀场回来,做了一个油腻大背头,另类的粉色头发在黑色的羽绒服里探了出来。骚包,在山东老家这样不知道会被骂成什么样。卜凡默默的想着,拱了拱鼻子看着男人,明明穿的是小市场买来的衣服,硬是搞出了高级定制的感觉。卜凡突然感叹,他们到是有一点蛮像的,明明穷的连饭都快吃不起了,却长了一张很贵的脸。
“咋啦不说话。”李振洋换好鞋,转身把门关上,佧滋一声,屋里又是漆黑一片,窗口探进来的光照的窗边的男孩子背着光,五官在刺眼的阳光下看不清楚。李振洋大步走过去,把手里拎着的吃的往他身上一扔,紧接着就往他旁边一躺,用力的伸了个懒腰:“快吃吧,隔壁岳叔送的,说谢谢我们上次去接超儿放学”
卜凡打开袋子,是打包盒装着的奶油蛋糕,小心翼翼的装在盒子里,上面还有一颗饱满鲜艳的草莓,打开盖子就是扑面而来的奶油的香甜味道。卜凡咽了口口水:“咋啦,岳叔过生日还是咋的,买奶油蛋糕。”说着就拿着那个草莓,蘸了奶油送到李振洋的嘴边“来,第一口大模特先吃。”
“超儿过生日。”李振洋就着手咬了一口草莓,白色的奶油和淡粉的汁水沾在嘴角,嘴里探出的舌舔了舔,有着奶油的舌尖的卜凡心痒痒的,李振洋把草莓吃完就把脸埋到棉被里“刚岳叔喊我们去吃饭,你赶紧捯饬捯饬,去洗把脸”
卜凡从床上跳下来,冲到阳台的水池边龇牙咧嘴的摸了一把脸,带着寒风冲到衣柜门口,打开门翻翻找找的,一件件衣服往床上扔,连着李振洋的衣服也翻的乱七八糟
“干嘛呢干嘛呢!拆家啊!再这样我把你拎回去阉了就老实了要不要啊!”李振洋看着自己叠了半天的衣服从床上滑到地上,拿起枕头就砸卜凡的的头上
192的大高个嗷的一声蹲在地上,委屈的捡起拿个枕头拍了拍抱在怀里“不是,那个我记得,我记得我上次去拍广告图,人家老板给我送了一条围巾,羊毛的可贵了,就是配色太嫩了我一直没带,就寻思送给超子,他年纪小带着好看。”
李振洋躺在床上用力翻了个白眼“不是刚见面就给他了吗。你脑子被哈士奇吃了?”李英超一家他刚搬来的时候是大夏天,卜凡瞅李英超长的跟小王子一样的就想跟人打好关系,说什么以后带出去有这么好看一个弟弟炫耀炫耀,打好关系就要送礼,他脑子一抽,跑去把那条围巾拿出来塞小孩儿怀里,结果人以为是神经病,大夏天的送羊毛围巾还是百分百纯羊毛的,当时还一个劲要小孩带上给他看,差点给人捂了一脖子的痱子。
卜凡蹲在地上摸了摸头,左想右想的觉得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时候小孩儿一直在瞪他,气呼呼的不理他,岳叔在一旁特别无奈的笑着,后来是李振洋带他去吃了顿韩国菜才跟他讲话的。
围巾没了 礼还得送,但是自己和洋哥就两刚毕业的小模特家里根本就没啥可以送的,衣服又太大了,小孩穿着肯定跟个豆芽菜一样的。“那我给他唱,唱首歌”卜凡挠了半天头,总于想了一个法子“我小弟肯定喜欢”
“随便你 快去换衣服我快饿死了”李振洋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来了一句,困倦的闭着眼,眼皮上的珠光眼影闪闪发光,跟外面的结冰路一样好看。
卜凡鬼使神差的咽了口口水,拿起地上的羽绒服套上,蹲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李振洋,最后忍不住凑上去对着脸上来就啃了一口
李振洋一下子就吓醒了,一蹿老高的跳起来,喊的跟尖叫鸡一样,捂着脸瞪着卜凡“啊!!!!卧槽卧槽你他妈干嘛啊神经病啊突然亲我干嘛!”卜凡也被吓到了,蹲在床边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耳朵尖红红的“就那啥,哥你嘴角有奶油我帮你弄掉”
李振洋一脸嫌弃的用手背擦着脸“你咋跟狗一样的,逮着谁就舔,不行恶心死我了我要去洗把脸”说着就拿起卸妆水跑去厕所卸妆了
卜凡蹲在厕所门口等他,等无聊了就朝里面喊了“洋哥,洋哥你听我唱歌,我真的要给小弟唱歌,我山东老爷们就讲个义气,你给我听着点。咳咳,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声音洪亮,但是跟鬼哭狼嚎没啥区别,难听的歌声传到厕所,破鼓风机一样的声音直往耳朵里钻。
李振洋‘嘣’一下子打开了厕所的门,额前刘海湿漉漉的搭着,刘海上的水往下滴着,眯着眼睛看着卜凡“别鬼嚎了,你等等去帮岳叔刷几个碗比啥都强”
“不行这个歌是给我弟庆生的 我就这一个弟弟”卜凡急得直嚷嚷,拽着脖子上的在地摊38.8买来的大金链子焦头烂额“那我换一首。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却没有感动过”
“行了行了别唱了,你唱这个岳叔得把你皮扒了,说你教坏英超”
“咋的,我唱歌咋的了,情情爱爱的怎么了,我就唱怎么了!难道不好听吗!”
“不好听。”

一直觉得磊子特别单纯,他是个特别温柔的人,他看起来傻傻的,他要是对你好绝对是掏心掏肺的对你好,我一直觉得他眼睛特别亮,像个孩子的眼睛,对未来充满期待。磊子,江湖再见。

尼古拉斯赵:

关于傻柱的纪实性脑洞下

无脑写一点,自我看法
灵岳真的好嗑(我是嗑all岳的。
不同于卜岳的老夫老妻模式,灵岳是对你所做的都抱有宽容心,宠溺着你的
年龄小有年龄小的优势,他可以一个人占有这个人所有的爱。想吃糖?卖。想吃零食?买。不想做家务?来凡子你来帮弟弟弄一下。(凡子:不是…不是我就不是弟弟了?192也相当团宠)
一开始觉得超鹅只是单纯的觉得岳岳有安全感所以粘着他,但是超鹅已经是高中生了吧,我很少见过我身边的男孩子会抱着另一个男孩子不撒手的,这种单纯的占有欲真的很疯狂
他可以撒娇,他晓得怎么样才能吸引他的所有注意力。岳岳虽然唠叨,但是对超鹅真的是当今社会父母宠爱子女的错误典范,太过溺爱。然而这个正好可以利用,孩子和你撒娇想要拥有你,你是给还是不给?不给的话他不知道能干出啥,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不然孩子又得生气,哄不过来怎么办。
年轻人的体力是好的,一个晚上被折腾的不行,早上还要起来喊他起床上学。想发怒,他对你一卖萌,行吧,没事了好好上课去吧。
考试考的好会跟你要奖励,你买的一颗糖他都要咬碎了用嘴渡给你一半,还笑嘻嘻的说你是妈妈有吃的一定会给你的。
你说他太过娇纵,他也可以因为你主动亲他,或者摸摸的脑袋就开心上半天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啊

不是诗

※灵岳文,不接受ky,不然咏春拳警告
※ooc严重,狗血情节,小学生文笔怕不是还有错别字,带好心理准备观看谢谢合作。

岳明辉离婚了,在民政局签字的时候很冷静,最后看了看在一旁不耐烦抖腿的,陪伴自己几年的男人
“好聚好散,抱一下吧”N
男人摁掉烟头,指着岳明辉破口大骂“抱什么抱!你他妈知道老子娶了你之后生意亏本了多少吗!要不是你怀孕我那个死鬼老爹逼着我娶你我他妈瞧的上你?还海归硕士,呸吃干饭的东西”厌恶的看着面前低着头的男人,抬手一巴掌拍在他的面前“反正,你别想在我这捞一分钱!离婚协议上签好的!”
动静太大引起众人侧目,看戏的议论的骂男人不是人的身影交杂在一起,岳明辉盯着那张A4纸深吸一口气站起来“那我们也说好,英超归我,你也别来看他,我不会拿你一分钱,希望我走了以后你能跟那个女人好好过。”
“李英超是我儿子我凭什么不能去看他,岳明辉你他妈什么意思”男人吼的口水都喷出来了,一把拽住岳明辉的衣领就抬起巴掌,却看见眼睛的时候愣了一下
岳明辉的眼圈红了一拳,委屈眼巴巴的可怜样子,但是在男人愣神的时候抬手一拳打在男人脸上,捏住他下巴把手上朴素的银戒塞到他嘴里“就因为我不想我儿子看见你这个恶心的烂吊,祝你之后的日子越过越好,跟那个靠那个你好不容易爬上她床女人好好过”说完挤开看热闹的人群,拿了门口的行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骑车去了一中,在学校旁边的小店里转了半圈,狠心拿了一包当时蛮贵的奶糖付了钱,站在一群中年妇女中间等孩子出来。
下课铃打了,安静的校门口立马吵吵闹闹的,一群孩子涌了出来,李英超背着单包骑车和朋友嘻嘻哈哈的骑出来,一出门就瞥见了那个露着手臂上刺青的男人,和同学打了一声招呼骑着车摇摇晃晃往他旁边骑,扯着嗓子就开始喊“妈你怎么来了?啊这个糖好贵的!”
岳明辉本来在发呆,背着一喊立马抬起头,看是李英超就笑了,剥了一个糖放到他嘴里“哎哟慢点吃不急都要要到妈妈手了,这不是忙完了吗顺路来接你来了。头发要剪了哦把眼睛都遮住了,把脑门露出来多好看多精神”
“唔……哎呀这样子好看你不懂,反正头发我不剪”糖把李英超的脸撑起一个小小的肿块,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盯着人“事成啦?其实也没啥不好的,他也就这样,我都寻思我是不是他孩子”
岳明辉捏了一把他的脸,“就你嘴贫,妈妈对你不好吗你把妈妈说的很风尘一样,给你白买糖了哦。来载妈妈回家”
李英超瘪瘪嘴,把他的手拉过来放到自己腰上,就像箭一样充了出去,也不理后面男人扯着嗓子训他让他把车骑慢点不安全巴拉巴拉的,心里想这个男人好吵啊,之后就要和他一起生活了还不得被他烦死。想着想着忍不住笑出声,朝着前面大吼一声“冲啊!!!”把岳明辉吓的以为孩子被训的不正常了
快到家是时候看到路边有人摆地摊就停下车,蹲在地上挑挑拣拣半天,掏口袋拿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买了一串佛珠带到妈妈的手上
岳明辉一看就乐了,笑得眼睛都有了细纹“哎哟儿子大了会给妈妈买东西了,但是干嘛买佛珠啊你妈妈这一个花臂带这个不好看,还是你带吧”说完就要摘下来,小孩子一下子就急了“不行不行不行,谁说你带不好看了!可好看了我和你讲和你纹身超级配,我就寻思你带好看就给你买的,保佑你不要在遇见那种渣滓了!”气鼓鼓的把脸都给急红了,耳朵也是红彤彤的,岳明辉忍不住抬手捏了捏
“行行行妈妈一直带着,我的崽儿怎么这么会疼妈妈啊妈妈回去给你做辣白菜火锅吃。”
半夜写完作业,照亮这间小小的房子的灯光被熄灭了,李英超洗完澡爬到床上搂住妈妈,忍不住在他耳边说“妈,等我长大赚大钱了有出息有见识了,我就带你去你比利时玩”
“为什么去比利时啊”小孩子虽然瘦,但是抱住你的还是很有劲的,吐出来的气惹的耳朵痒痒的,岳明辉拍拍他环在腰间的手“放开点喘不上气了。”
李英超反而勒的更紧了,把脸埋在他的背上蹭了蹭,腿也翘到他身上
“因为……因为比利时有最好吃的巧克力,我要带你去吃最好吃的东西。”

對我有病,大學那麽多女同學不喜歡,偏偏喜歡上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