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软饭

啊。

不是诗

※灵岳文,不接受ky,不然咏春拳警告
※ooc严重,狗血情节,小学生文笔怕不是还有错别字,带好心理准备观看谢谢合作。

岳明辉离婚了,在民政局签字的时候很冷静,最后看了看在一旁不耐烦抖腿的,陪伴自己几年的男人
“好聚好散,抱一下吧”N
男人摁掉烟头,指着岳明辉破口大骂“抱什么抱!你他妈知道老子娶了你之后生意亏本了多少吗!要不是你怀孕我那个死鬼老爹逼着我娶你我他妈瞧的上你?还海归硕士,呸吃干饭的东西”厌恶的看着面前低着头的男人,抬手一巴掌拍在他的面前“反正,你别想在我这捞一分钱!离婚协议上签好的!”
动静太大引起众人侧目,看戏的议论的骂男人不是人的身影交杂在一起,岳明辉盯着那张A4纸深吸一口气站起来“那我们也说好,英超归我,你也别来看他,我不会拿你一分钱,希望我走了以后你能跟那个女人好好过。”
“李英超是我儿子我凭什么不能去看他,岳明辉你他妈什么意思”男人吼的口水都喷出来了,一把拽住岳明辉的衣领就抬起巴掌,却看见眼睛的时候愣了一下
岳明辉的眼圈红了一拳,委屈眼巴巴的可怜样子,但是在男人愣神的时候抬手一拳打在男人脸上,捏住他下巴把手上朴素的银戒塞到他嘴里“就因为我不想我儿子看见你这个恶心的烂吊,祝你之后的日子越过越好,跟那个靠那个你好不容易爬上她床女人好好过”说完挤开看热闹的人群,拿了门口的行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骑车去了一中,在学校旁边的小店里转了半圈,狠心拿了一包当时蛮贵的奶糖付了钱,站在一群中年妇女中间等孩子出来。
下课铃打了,安静的校门口立马吵吵闹闹的,一群孩子涌了出来,李英超背着单包骑车和朋友嘻嘻哈哈的骑出来,一出门就瞥见了那个露着手臂上刺青的男人,和同学打了一声招呼骑着车摇摇晃晃往他旁边骑,扯着嗓子就开始喊“妈你怎么来了?啊这个糖好贵的!”
岳明辉本来在发呆,背着一喊立马抬起头,看是李英超就笑了,剥了一个糖放到他嘴里“哎哟慢点吃不急都要要到妈妈手了,这不是忙完了吗顺路来接你来了。头发要剪了哦把眼睛都遮住了,把脑门露出来多好看多精神”
“唔……哎呀这样子好看你不懂,反正头发我不剪”糖把李英超的脸撑起一个小小的肿块,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盯着人“事成啦?其实也没啥不好的,他也就这样,我都寻思我是不是他孩子”
岳明辉捏了一把他的脸,“就你嘴贫,妈妈对你不好吗你把妈妈说的很风尘一样,给你白买糖了哦。来载妈妈回家”
李英超瘪瘪嘴,把他的手拉过来放到自己腰上,就像箭一样充了出去,也不理后面男人扯着嗓子训他让他把车骑慢点不安全巴拉巴拉的,心里想这个男人好吵啊,之后就要和他一起生活了还不得被他烦死。想着想着忍不住笑出声,朝着前面大吼一声“冲啊!!!”把岳明辉吓的以为孩子被训的不正常了
快到家是时候看到路边有人摆地摊就停下车,蹲在地上挑挑拣拣半天,掏口袋拿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买了一串佛珠带到妈妈的手上
岳明辉一看就乐了,笑得眼睛都有了细纹“哎哟儿子大了会给妈妈买东西了,但是干嘛买佛珠啊你妈妈这一个花臂带这个不好看,还是你带吧”说完就要摘下来,小孩子一下子就急了“不行不行不行,谁说你带不好看了!可好看了我和你讲和你纹身超级配,我就寻思你带好看就给你买的,保佑你不要在遇见那种渣滓了!”气鼓鼓的把脸都给急红了,耳朵也是红彤彤的,岳明辉忍不住抬手捏了捏
“行行行妈妈一直带着,我的崽儿怎么这么会疼妈妈啊妈妈回去给你做辣白菜火锅吃。”
半夜写完作业,照亮这间小小的房子的灯光被熄灭了,李英超洗完澡爬到床上搂住妈妈,忍不住在他耳边说“妈,等我长大赚大钱了有出息有见识了,我就带你去你比利时玩”
“为什么去比利时啊”小孩子虽然瘦,但是抱住你的还是很有劲的,吐出来的气惹的耳朵痒痒的,岳明辉拍拍他环在腰间的手“放开点喘不上气了。”
李英超反而勒的更紧了,把脸埋在他的背上蹭了蹭,腿也翘到他身上
“因为……因为比利时有最好吃的巧克力,我要带你去吃最好吃的东西。”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