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软饭

啊。

糟糕情书—01

卜洋(含灵岳)
※无视错别字,故事线架空
※别刷其他cp,爱你们
※请包容我的文笔和错别字,日常无聊求你们和我聊天(变身,嘤嘤怪

2008年的北京冬天,昨天刚下过雨,柏油路上
结了一层冰,天空放晴,阳光照到路上远远看过去闪着银光,路上难得有几个人,艰难的小心翼翼的走着。
卜凡就在住路边那个又黑又冷还背光的小楼房的一楼里,趴在窗户边看着那条路。那条路闪亮的很,好像自己的坚持到现在的梦想,明亮又虚渺。
“凡子,我回来了”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飘着灰尘的光照了进来,这才看清了房子里的一切:那个矮脚的有些油腻的桌子上放着干净的碗筷,两个小板凳东倒西歪的放在桌边,桌上放着一个玻璃花瓶,里面插着两朵从小秀场拿来的玫瑰花,没有根的在水里无声的绽放着,除此之外就是一张破旧的双人床和一个大衣柜,床在窗户地下,衣柜就紧贴着床,衣柜旁边有个红漆脱落的门,打开就是一个有难闻味道的厕所,洗手台在阳台,整个房子又干净又狭隘,卜凡坐在床上,一米九二的个子缩在窗户底下,一张很贵的高级脸面无表情的盯着窗外,本来应该是一个突兀格格不入的存在,现在看来却和屋里其他东西一样矮小。
卜凡回过头看了看门口换鞋的男人,因为是刚从秀场回来,做了一个油腻大背头,另类的粉色头发在黑色的羽绒服里探了出来。骚包,在山东老家这样不知道会被骂成什么样。卜凡默默的想着,拱了拱鼻子看着男人,明明穿的是小市场买来的衣服,硬是搞出了高级定制的感觉。卜凡突然感叹,他们到是有一点蛮像的,明明穷的连饭都快吃不起了,却长了一张很贵的脸。
“咋啦不说话。”李振洋换好鞋,转身把门关上,佧滋一声,屋里又是漆黑一片,窗口探进来的光照的窗边的男孩子背着光,五官在刺眼的阳光下看不清楚。李振洋大步走过去,把手里拎着的吃的往他身上一扔,紧接着就往他旁边一躺,用力的伸了个懒腰:“快吃吧,隔壁岳叔送的,说谢谢我们上次去接超儿放学”
卜凡打开袋子,是打包盒装着的奶油蛋糕,小心翼翼的装在盒子里,上面还有一颗饱满鲜艳的草莓,打开盖子就是扑面而来的奶油的香甜味道。卜凡咽了口口水:“咋啦,岳叔过生日还是咋的,买奶油蛋糕。”说着就拿着那个草莓,蘸了奶油送到李振洋的嘴边“来,第一口大模特先吃。”
“超儿过生日。”李振洋就着手咬了一口草莓,白色的奶油和淡粉的汁水沾在嘴角,嘴里探出的舌舔了舔,有着奶油的舌尖的卜凡心痒痒的,李振洋把草莓吃完就把脸埋到棉被里“刚岳叔喊我们去吃饭,你赶紧捯饬捯饬,去洗把脸”
卜凡从床上跳下来,冲到阳台的水池边龇牙咧嘴的摸了一把脸,带着寒风冲到衣柜门口,打开门翻翻找找的,一件件衣服往床上扔,连着李振洋的衣服也翻的乱七八糟
“干嘛呢干嘛呢!拆家啊!再这样我把你拎回去阉了就老实了要不要啊!”李振洋看着自己叠了半天的衣服从床上滑到地上,拿起枕头就砸卜凡的的头上
192的大高个嗷的一声蹲在地上,委屈的捡起拿个枕头拍了拍抱在怀里“不是,那个我记得,我记得我上次去拍广告图,人家老板给我送了一条围巾,羊毛的可贵了,就是配色太嫩了我一直没带,就寻思送给超子,他年纪小带着好看。”
李振洋躺在床上用力翻了个白眼“不是刚见面就给他了吗。你脑子被哈士奇吃了?”李英超一家他刚搬来的时候是大夏天,卜凡瞅李英超长的跟小王子一样的就想跟人打好关系,说什么以后带出去有这么好看一个弟弟炫耀炫耀,打好关系就要送礼,他脑子一抽,跑去把那条围巾拿出来塞小孩儿怀里,结果人以为是神经病,大夏天的送羊毛围巾还是百分百纯羊毛的,当时还一个劲要小孩带上给他看,差点给人捂了一脖子的痱子。
卜凡蹲在地上摸了摸头,左想右想的觉得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时候小孩儿一直在瞪他,气呼呼的不理他,岳叔在一旁特别无奈的笑着,后来是李振洋带他去吃了顿韩国菜才跟他讲话的。
围巾没了 礼还得送,但是自己和洋哥就两刚毕业的小模特家里根本就没啥可以送的,衣服又太大了,小孩穿着肯定跟个豆芽菜一样的。“那我给他唱,唱首歌”卜凡挠了半天头,总于想了一个法子“我小弟肯定喜欢”
“随便你 快去换衣服我快饿死了”李振洋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来了一句,困倦的闭着眼,眼皮上的珠光眼影闪闪发光,跟外面的结冰路一样好看。
卜凡鬼使神差的咽了口口水,拿起地上的羽绒服套上,蹲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李振洋,最后忍不住凑上去对着脸上来就啃了一口
李振洋一下子就吓醒了,一蹿老高的跳起来,喊的跟尖叫鸡一样,捂着脸瞪着卜凡“啊!!!!卧槽卧槽你他妈干嘛啊神经病啊突然亲我干嘛!”卜凡也被吓到了,蹲在床边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耳朵尖红红的“就那啥,哥你嘴角有奶油我帮你弄掉”
李振洋一脸嫌弃的用手背擦着脸“你咋跟狗一样的,逮着谁就舔,不行恶心死我了我要去洗把脸”说着就拿起卸妆水跑去厕所卸妆了
卜凡蹲在厕所门口等他,等无聊了就朝里面喊了“洋哥,洋哥你听我唱歌,我真的要给小弟唱歌,我山东老爷们就讲个义气,你给我听着点。咳咳,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声音洪亮,但是跟鬼哭狼嚎没啥区别,难听的歌声传到厕所,破鼓风机一样的声音直往耳朵里钻。
李振洋‘嘣’一下子打开了厕所的门,额前刘海湿漉漉的搭着,刘海上的水往下滴着,眯着眼睛看着卜凡“别鬼嚎了,你等等去帮岳叔刷几个碗比啥都强”
“不行这个歌是给我弟庆生的 我就这一个弟弟”卜凡急得直嚷嚷,拽着脖子上的在地摊38.8买来的大金链子焦头烂额“那我换一首。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却没有感动过”
“行了行了别唱了,你唱这个岳叔得把你皮扒了,说你教坏英超”
“咋的,我唱歌咋的了,情情爱爱的怎么了,我就唱怎么了!难道不好听吗!”
“不好听。”

评论(1)

热度(25)